追蹤
啊~~嘶達拉逼死打!!
關於部落格
這是一支全壘打!
  • 6348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人生就像是輸送帶一樣在運行

但是現在已經考到沒有感覺了

就跟輸送帶一樣

把移動中的傑士塔威拿起來組裝好頭跟手之後放回去

就這樣而已嘛!

重複的動作而已嘛!

唉~

補考就補考吧

重修就重修吧

我已經隨便了

還有什麼比這個更慘的?

雖然今天一開始就觸霉頭

一早就看到英文跟化學被當

有什麼了不起?

都可以補考嘛!

補考沒過再重修嘛!

我怕你不成?

雖然是蠻不爽的啦!

唉~要說最近有什麼好事發生也只有聯強換了一隻新手機給我吧~

跑了五趟才有的代價...

嗯...

我離重修班已經跨進了一大步

光是英文都有準備不完的感覺了我跟人補考個什麼勁啊~!

現在完全看不到暑假

只知道自己大概要去重修

真是可悲呀

重修..

有沒有可能就像...

(以下轉載自巴哈姆特外加一點點的個人幻想再外加一些圖解)

















噹噹噹~

上課鈴聲響起了,學生們匆匆忙忙的從福利社奔回教室,回到座位上等待老師上課。

「好啦,大家都坐好準備上課。」

一個自然捲,叼著菸的死魚眼走到講台上,將一個小玩具放在講桌上。

















「好的,各位同學,我們今天的主題是"如何製作傑士塔威",首先……」

「老師,傑士塔威是什麼東西?」班上似乎是唯一正常的山崎舉手發問。

















「傑士塔威不是什麼東西,傑士塔威就是傑士塔威。好啦,我們繼續。」全班除了山崎以外的人都點頭。只有山崎還是一臉疑惑:「到底是什麼啊……」

「老師,阿圭今天帶了奇怪的東西來上課。」戴著大大粗框眼鏡的轉學生神樂邊吃著便當邊發言。

















「阿圭,不是叫你別帶奇怪的東西來上課嗎?為了處罰你,給我去商店買JUMP回來給我。」

「不是阿圭,是桂!還有伊麗莎白不是東西,伊麗莎白就是伊麗莎白,牠是我的寵物,我不能丟下他不管!」桂看著身旁的一隻類似企鵝的迷樣宇宙生物一邊說著。

















「那牠就跟你一起接受處罰,去買JUMP吧。還有可以的話順便把你那礙眼的長髮給剪了,看了真讓人礙眼!」

















「不能剪的呀老師!」

「那就把它給脫了!」

「老師我要向教育局控告你...」

「總之我們繼續吧,說到這個傑士塔威...」

桂忿忿不平的帶著伊麗莎白走出教室。老師繼續解說傑士塔威的構造。

「老師,轉學生神樂一直拿她便當裡的香腸向我耀武揚威,我可以拿火箭筒把她轟出去嗎?」坐在神樂旁邊的總悟一臉正經的樣子發問。

















老師放下手邊的傑士塔威,看著神樂說:「神樂,上課吃東西不太好。拿來台上給我吃我就不追究了。」

「老師你自己抽煙也不對啊。」

「唉呀,這不是菸,這是舔舔棒棒糖。」

「棒棒糖不會冒煙的!」風記股長土方站起來吐嘈。

「因為我舔的很厲害,你看。」老師將口中的粉紅色棒棒糖亮出來現給大家看,然後又塞回嘴巴中。然後繼續傑士塔威的製作工作。


















「好的,這樣傑士塔威就完成了。現在換大家做做看。大猩猩,將材料發下去。」

班長近藤大猩猩走到講台拿了好幾份材料,一排一排的發下去。才剛開始製作沒多久……

副班長志村妙舉手:「老師,我的笛子不見了,我沒辦法做傑士塔威了。」

「嗯……做傑士塔威是不需要笛子的...,好吧,總之是誰偷了她的東西呀?快點舉手承認吧,就算是騙人的也沒關係,因為要調查很累的!誰承認一下我給他三百圓。」

「老師叫她先用我的這把吧!不過因為有點壞掉了只能吹FA的音。」

















「壞掉的是你的腦袋。」

「老師!還是讓我借她吧!反正我有帶兩支!」近藤走到阿妙身旁,將笛子遞給她。

















老師一臉疑惑的問:「大猩猩,為什麼你有兩支?」

「咦?唉呀,我早就料到有這種事,所以就多準備一份啦!這是身為班長的直覺!」

「唉呀!這笛子上的貼紙是什麼來著!?"阿妙"...!?」

阿妙笑容滿面的看著進藤,說:「近藤同學,跟我出來一下!」

















「記得早點回來。」

老師看著兩人走出去,不久走廊傳來了一陣陣的碰撞聲。

「雖然外頭蹦蹦響,大家還是要繼續完成你們手上的傑士塔威。」老師繼續看著 上禮拜的JUMP。

過了大約十分鐘,大家都接近完成時,老師仍然坐在位子上看著JUMP。

「好啦,大家都作完了是嗎?那麼老師我要下去檢查囉。」老師將JUMP放在一邊,走下講台開始一個個檢查同學們製作的傑士塔威。

「唉呀,差點忘了講。作不好的人明天要陪福利社的登勢婆婆和教園藝的屁怒絽老師一起來學校整理環境。」

說到這裡,全體同學腦中全部都是屁怒絽那恐怖的表情。

















「土方同學,這是什麼?」老師指著土方桌上的一大陀白白的物體說。

















「老師,你看不出來嗎?這是美乃滋呀!」土方一本正經的回答。

「我當然看的出來!你的傑士塔威上哪去啦!」

「在裡面,老師。」土方將美乃滋撥開,原來傑士塔威被一層層美乃滋給包起來。

老師看了之後一臉囧樣,然後轉身嘆了一口氣。

「你明天來吧。下一個。」

「喂,老師,這不是真的吧?老師~~~~」土方吶喊著,不過老師依然繼續往後面走去。

「好了,總悟,你的傑士塔威呢?」

「我的早就完成了而且已經掛在後面的牆上給大家參觀了,老師!」























「這照片是...!?」

「老師,你仔細看,這張不是土方的照片,是十四郎的。」總悟不慌不忙的解釋。

「還不是一樣!」土方從位子上對著總悟大喊。

「喔,是這樣啊。但你這隻的手長短不一樣,明天還是要來。不過看在你這麼有創意的份上,來半天就好了。」

「謝謝老師。」

看完總悟的作品之後繼續下一個。走向山崎的位子之後,老師連看都沒看,就對著山崎說:「明天來吧。」

「老……老師,你開玩笑的對吧?拜託你快說你是開玩笑的!」山崎一臉慌張的樣子。不過老師似乎一點反應也沒有,繼續走向下一個。好個一點存在感也沒有的傢伙!

「好啦,全部巡察結束。除了今天請假的服部、小猿跟長谷川以外,其他人明天早上八點準時到司令台前集合。屁怒絽老師會在那裡等你們。下課。」

「什麼嘛,結果全部都沒過。」總悟一邊敲著土方稻草人一邊說著。另外還一邊小小聲的說:「土方,去死吧,土方,你去死吧。」

被打個半死的進藤趴在桌上說:「總悟真好,來半天而已。」

「我回來了。」桂與伊麗莎白什麼提著一帶帶的JUMP回到教室。

「阿圭,老師要你明天去貪婪之島幫他跟那邊的磊札拿回他的木刀,不然他要你明天要來學校陪屁怒絽老師打掃。」神樂一邊奸笑一邊對著桂說這種一聽就知道是喇叭的謊言。

「我不是阿圭,是桂。貪婪之島啊,伊麗莎白,手機給我,我要訂機票。」桂一臉認真的拿起手機撥打。

「阿圭,你也太好騙了吧……」從頭到尾沒台詞的新八終於講出他第一句吐嘈的話了。

「唉呀,好可愛。完成之後就是這樣了嗎?」阿妙拿起老師放在講桌上沒帶走的傑士塔威說著。

突然,從傑士塔威後面冒出了一隻蟑螂。

「呀~~~~~~~~!」

阿妙用力的將傑士塔威扔到教室後面,剛好砸中正在打羽毛球的山崎頭上。然後...

















同一時間的教職員室...

正在打瞌睡的老師突然驚醒

「啊!我忘了告訴他們傑士塔威如果受到碰撞……算了,反正從以前到現在那群小子們做事一向都很小心的。」說完老師繼續坐在位子上悠閒的看著JUMP。

----------------------

如果是這種重修班好像也不錯...

(山崎:你也扯太遠了吧!更重要的是你故事也太長了吧!誰有耐心看得完呀!!何況為什麼我是那麼沒有存在感的角色呢?我抗議~~~~~~)

人生..就如同輸送帶一樣...

(山崎:你以為用這種老套的結尾就沒事了嗎?我在問你你快說話呀~~~~)




PS
(山崎:而且怎麼這麼長的文章我幾乎都沒吐嘈到呀?)
PS的PS
拜託,誰想看吐嘈啊?你今天就乖乖待在家裡喝湯吧!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