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啊~~嘶達拉逼死打!!
關於部落格
這是一支全壘打!
  • 6348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仔細想想,人生是從你變成大叔之後才變得更漫長的呀,好可怕!

不過

快高二了

我也向大叔邁進了一大步

唉~就要跟大家分開了

今天結業式

之後高二就要分班了

真要相處的時間也只剩下返校打掃了

打掃的時光真要好好的珍惜呀...

而說到這打掃...

(山崎:這傢伙又來了...)

-------------

 

(以下內容又轉載自巴哈姆特外加一點個人幻想還有一些圖解方程式真麻煩)

 


隔天,全班同學都到司令台前方集合,現在時間是早上七點四十分。

「老師也真是的,叫我們來結果自己待在家裡睡覺。」山崎看著離學校不遠的一處日式中古房屋,那裡似乎就是銀八老師的家。

 

 

 

 

 






「不是吧!這算哪門子的日式中古房屋?還有那邪惡組織是什麼意思?有限會社?這是有限股份公司嗎?」果然還是新八最適合吐嘈。但是他卻因為太熱衷於吐嘈,以致於忘了自己的特性。不過他這個人的特性除了吐嘈好像也沒什麼好說的了,真是個可悲的傢伙。

「阿圭咧?怎麼沒來?」神樂一邊咬著醃昆布一邊問。

「好啦!別聊天了,同學們。」瞬間鴉雀無聲,原來是登勢婆婆與長相凶惡,頭上插著一朵小花的屁怒絽老師提著掃除用具走向他們。而大家似乎都被登勢婆婆身旁的屁怒絽嚇的說不出話來,冷汗直流。

 

 

 

 

 

 

 

「接下來我們要分配打掃區域。」屁怒絽拿著一張單子,然後一一唸出同學的名子與分配區域。

「志村新八、神樂,你們負責打掃游泳池。沖田總悟、土方十四郎,負責掃樹葉。近藤勳、志村妙負責到操場拔草。」

一一分配完之後,各自拿起掃具往各自負責的區域前進。最後,還有一組。

「最後,桂小太郎你要負責最難整理的區域,咦?桂小太郎人呢?」

「似乎沒有來的樣子呢。」一旁的登勢婆婆悠閒的說著。


















「那算了。就這樣吧。」

「等一下!為什麼我沒工作?還有我啊!不要無視我的存在呀!」山崎激動的大吼。

「喔,你還在啊?那你就負責桂的區域。」

「哪裡?」

「學校的後山。」

說到這,山崎愣了一下。因為學校後山全都是哈達校長養的珍奇異獸,從來沒有人敢靠近那裡。

「老…老師,能不能換一個?而且要我一個人去掃一整座山,這會不會太...」

「是嗎,不過大家也都各自前往自己的掃區了,那我跟你一起去掃吧,我們一定會合作的很愉快的。」屁怒絽一邊露出可怕的表情一邊說著。或者是他原本的臉就是這麼的可怕

 

 

 

 

 

 


「NONONO!我是說老師你對我實在太好了,其實我是最喜歡打掃的呢!」

「但是你一個人掃整座山不會太辛苦嗎?」

「怎麼會呢!打掃對我來說可是一種享受呢!我可以一整天都打掃什麼事都不要做。而且從以前我就一直很想好好的打掃一下學校的後山,所以老師你就放心的交給我吧!我會把後山打掃得一粒灰塵都不剩的!」山崎十分慌張的解釋著。

 

 

 

 

 

 

 

「好吧,那就拜託你了。」

於是山崎拿著工具,往學校後方走去。

--地點:游泳池

「喂,神樂,我是不是眼花啦?游泳池什麼時候變成露天的啊?最重要的是..旁邊怎麼會出現這種似曾相識的東西。」新八看著游泳池旁邊的一根類似柱子的巨大物體,一邊苦笑。

 

 

 

 

 

 

 


神樂看著那個物體說:「那個不是新阿姆斯特朗旋風噴射阿姆斯特朗砲嗎?復原度還真高呀。它可是五十年前一發就將日本擊沉,被封印在月球的恐怖決戰兵器呢。而且現在還裝在傑士坦克上,更使他的威力又增強了幾十倍呀!」

「新是什麼意思啊?這種東西有人做了兩次嗎?而且你為什麼要說兩次阿姆斯特朗?還有,這明明就是昨天的傑士塔威嘛!為什麼傑士塔威下面會裝著這種猥褻物?這種東西到底是誰做了放在這個地方啊!」

「吵什麼啊?嘰嘰歪歪嘰嘰歪歪的,發情期到啦?兔崽子們。」帶著墨鏡,嘴上刁著菸的訓育組長-松平老爹從游泳池入口走了進來。

「喔,這不是新阿姆斯特朗旋風噴射阿姆斯特朗砲嗎?復原度還真高呀。」松平老爹一邊讚嘆著這巨大物體一邊走向新八、神樂。

「老師,這東西該怎麼處理啊,這樣我們很難…老師,你做什麼?」新八看著松平老爹突然拿出槍問。

 

 

 

 

 

 

 

「你是個殺手吧?」

「咦?」

「你是殺手吧?你絕對是個殺手。」

「等、等一下!為什麼我是殺手啊!」

「混帳,會戴著墨鏡的傢伙幾乎都是殺手。」

「老師你自己不也戴著墨鏡,而且我戴的是眼鏡啊!是眼鏡!看清楚呀!」

「少囉哩八唆的,在我數到三之前你沒消失在我眼前的話我就要開槍了。一!」碰!

「喂!你不是說數到三的嗎,怎麼才一就開槍了!」

「誰理你呀,男人只要記得一這個數字就能活下去。你這個殺手準備受死吧!」

「呀~~~~~~~」

















突然間...


















「新八你看,這個真的可以發射耶!」原來是神樂在試射"新阿姆斯特朗炫風噴射阿姆斯特朗砲",而且不偏不倚的打中了松平老爹。

「這不是重點吧!你打中老師了啦!完蛋了..這下我們都會被退學了,搞不好還會鬧上少年法庭..怎麼辦呀...」

「唉呀,剛才是怎麼一回事啊?」松平老爹從地上爬了起來。

「啊!怎麼這麼快就爬起來了呀?痾..這個,松平老爹你聽我解釋,其實剛剛是...」

「你這臭小子是誰啊?」

「啊?」

「我說..你可以順便告訴我這裡是哪裡,還有我是誰嗎?」

「不會吧,失去記憶!?」

「太好了新八!這樣就什麼事情都沒了!早上氣象主播才說我這個星座的今天運勢很旺看來是真的耶!」

「痾...」

「我到底是誰啊?」

「你是松平老爹,你是我的僕人。現在我要你去幫我買一百盒哈根達茲過來,錢就從你口袋的錢包拿吧!」

「原來是這樣啊!那妳在這等我吧,我馬上買回來,主人。」松平老爹竟然真的相信了神樂的喇叭嘴,跑去買哈根達茲了。

「唉..我還是轉學吧…」新八無奈的嘆了一口氣。


PS
果然還是只能相信空知英秋...

PS的PS
所謂的山崎...

















外旋殺球(!?)



















還差的遠呢!(囧)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